蒂姆约翰逊正在备战公路越野比赛时,我们有幸采访到他。

您认为您跟自行车运动是什么关系?
它就是我周围的一切。我所做的每件事,我所想的每件事,或者我计划的每件事几乎都跟自行 车运动有关。

您每年参加几次比赛?
我以前每年参加 90 到 100 次比赛,现在大约 75 次。所以说,我每年参加很多次。

您参加自行车运动的动力是什么?
我在努力获得成功。很难说,但是,我在训练时,是抱着骑得更好的目的。我在比赛时,是抱 着争取成功的目的。这一点很明确。我选择自行车运动是因为我现在仍然觉得我能以此为生, 任何人都可以以此为生让人震惊。我感觉就像是跟我从来不知道的工作结了缘。我必须不断努 力做到最好,因为所有这一切稍纵即逝。

在参加自行车运动前您会做些什么准备?
我通常就是努力吃好,这样我就不会在参赛时被中途落下。我很喜欢茅屋芝士和上面加了谷类 的水果。短程自行车运动不需要做很多准备,但赛程长的自行车运动就需要做很多思想准备。 有些训练性自行车运动很难,让你都不想去参加。我必须加强锻炼,以便能够应付真正难的训 练日,这也是准备参赛的方法。你必须说“没问题, 我能做到。”

我们在秋冬季节比赛,穿衣服大约要花 45 分钟的时间。你必须穿够衣服……不能太多,也不 能太少……还好考虑是否会下雨或下雪…… 在夏季,只需要 3 分钟就可以准备好。这个变化性 很大。

 
 

有什么会让您感到紧张的吗?
我担心我没做好什么准备。我就像是在交读书报告前夜临阵磨枪的孩子一样。后来会好些,但 是,我还在努力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,这方面我做得还不够好。我担心始终处于不利地位,所 以我必须非常非常努力。我担心会爆胎。我担心我对比赛满怀希望,到头来却扑了个空。

没有参加自行车运动的朋友和/或家人是怎么看待您这种生活方式的?
这完全不在他们的理解范围内。我有个玩了 20 年的好友,他不骑车,但是他住在哥伦比亚, 所以他更能明白这个行当。他总是第一个来告诉我“伙计,我遇到一个人,他说他认识你!” 但 是,他只是认为这个运行简单、有趣,但事实上,它有着完全不同的一面。它是一件无休止的 事情,要求你不断努力付出,不容许你打瞌睡。

您认为除了赢得比赛外,什么算是成功的自行车运动?
我实际上是个社交骑手。除非是训练,否则我一个人很难骑车。我骑车时需要做些事情。我喜 欢跟别人一起骑车,喜欢结交新人。如果我完成比赛,认识了一个新人或者跟某人进行了一次 很棒的对话,这就是成功。我骑上自行车,脑子就开始胡思乱想,如果能有人说说话,就会好 很多。

您休闲时会跟别人骑多远?
刚开始时,我会骑很多次,但是现在,我们经常外出,几乎没时间去骑车了。尽管如此,我还 是会去新罕布什尔州去找一些山地来体验一番。

您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,确保您能骑得舒适?
别把气打得太满。如果轮胎软点,你就不会担心爆胎。轮胎压力达到 70 磅/平方英寸就好了, 不要达到 120 磅/平方英寸,这样实际上感觉很好。

您喜欢 Cannondale 自行车哪里?
我最喜欢我的 CX 自行车的是,它能像我冲击它一样冲击轮胎里的气,让我感觉就像是它把我 给它的力传回给我。骑过很多自行车后,你就能知道轮胎什么时候到你想要的软度,不会那么 硬。我的车就是这样的,我很开心。

您是怎么步入自行车行当的?
骑滑板自行车和BMX 自行车时,我还是个无名鼠辈。开始骑山地车时,我们能骑多远就骑多 远……就是骑到树林里游荡……有时候去冒点险,所以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大。我们 11 岁时从 Sears 买来的便宜山地车再也无法适合我们去冒险,所以,我得到第一辆真正的山地车后,整 个另一个世界在我眼前开启了。我遇到自行车运动行业的专业人士,所以我在新英格兰各地游 走,参加比赛,后来又到其它地方参赛,后来就开始坐飞机满世界跑。因为自行车,我跑遍了 全世界。

如果您不在骑车,您这时候可能会在做什么?
我可能会在打电话或者在回复电子邮件。

您不在时,谁帮你照看你的狗?
我的妻子也是一名运动员,所以在照看狗狗方面,我们必须得相互调整。不过,我妈妈会过来 帮我遛狗。她就住在附近。

您受过伤吗?
有过几次精彩的碰撞。我头部受过伤,失忆了 4 天。我脚踝也扭伤过,去年还去治疗过。今年 我毫发未伤。当你在训练或者在比赛时,你会感觉这些伤非常恼人……你总是会感到它们的存 在。但我没受过重伤。前几年我开始和一个私人教练共事,这个支持系统是关键。